Hunt: Showdown:特价游戏低至81元

日期 : 2020-07-01 22:54:22

优点:游戏机制富有创新和挑战,真正体现了尔虞我诈的环境。
缺点:游戏模式单一,太吃电脑资源,死亡惩罚过于残酷,大佬儿永远是大佬儿,穷鬼翻不了身。


很好的游戏 教程拿2个小时才打完 瑟瑟发抖拿个锤子不敢动 很好奇为什么新手教程不给枪 打了三把匹配 匹不到队友 萌新一个人毫无游戏体验 希望可以有人一起玩 看到的可以加我好友 大家一起快乐开黑 一个人玩太孤单了


考完研在自习室搞一篇评测,这游戏死了没装备没技能,符合我以前对射击游戏的幻想。画质很出色,如果不加英伟达滤镜的话晚上确实太刺激了,靠看火光发现人,可能是太新手,0.46的Kd没人愿意带我,都是大佬们1v11, 简直不要太感动。
其实对于新手来说,不救队友不用愧疚,队友死在了暴露区域,敌人几乎是全角度架枪,没爆我的头算好事,都是硬着头皮硬找角度救人,救得心累。

除了你自己,其他人,都是猎物
路易斯安那猎人公会祝所有的猎人武运常在,驱逐恶灵是你们的唯一使命,但在猎场中你们是自由的,也是被束缚的,你有权夺走一切,所以当你的性命受到威胁的时候,也不要有所畏惧,也许死在猎场并不是每个猎人的归宿,你和你手里的枪一样,创伤遍布,锈迹斑斑,皱纹早就在你的鬓角生根,你想休息,就如同它想褪去膛中的子弹
但你并不会就此罢休,挫折并不能将你击倒,你曾经倒下,患有旧伤,但只有上帝知道你为什么会再次踏入这潮湿,阴森,空气中弥漫着尸臭和血腥味的猎场,所以,猎人们,别再畏惧,无论你的敌人
是猎场里随处可见的行尸
是形态各异却异常难缠的怪物
是在猎场中早就等待着你的到来的魔物之首
还是和你一样等待扣动扳机的猎人
握紧你手中的砍刀,只要你不失手,它不会和你的敌人讲道理,哪怕是面对巨大的蜘蛛和不怕火烧的little pig
记住你的子弹可以在很远的距离夺走一些东西,但它们的威力并不如那把刀
别忘了使用针剂,它不仅可以让你精神一振,也不知道猎人公会的庸医在里面加了什么玩意儿,这针剂可以瞬间让你的伤口不再流血
望远镜没什么用,可以当护身符吧

“用铁丝网封住后门”你的搭档对你小声说道“我可不想被敌人前后夹击”
锋利带刺的风琴炸弹如蛛丝一般缠住了大门的每个角落,聪明的猎人都知道它会让你流血,而清理这些铁丝必须要用枪托一点一点凿开,或者用油灯将其付之一炬,铁遇热会变软,这很科学
你拿枪的手微微颤抖,为了不表露出来,你背着你的搭档用衣角擦了擦手汗,你掏出一根卷烟,这是在来猎场之前在马车上卷好的,之前淌水的时候你忘了把它们从裤兜里拿出来,现在只剩胸前的小包里那根还没有被河水濡湿。
你的搭档阻止了你
“香烟会浑浊你的血液,我可不想和一个瞎子做搭档”
他的手,血管所在的位置的上皮组织已经发白变色,不知是因为被猎场充满尸气的河水腐蚀,还是别的什么原因,他的手粗糙地如一根枯枝
“是血脉的原因”他缓缓说道
看着魔物尸体在蓝光中慢慢肢解,你看着墙角的眼神有些呆滞,仿佛看到了很久之后的时光,你在华盛顿的城边购置了一块地,两层屋舍朴素但却结实,妻女在院子里嬉笑玩耍,你和来自法国的宾客在客厅里商讨着一桩新的买卖
“等离开这个猎场,拿到赏金,我就要回去结婚了”
你看着已经被驱逐的魔物骨灰,正伸手准备去拿,却一把被你的搭档抓住,他的另一只手伸出两只手指,其余的手指握向掌心,背对着自己的嘴巴,那是猎人手语“保持安静”的意思
你重新握住手里的温菲尔德步枪,用准心指着木门,你咽了咽口水,滋润因紧张而发干的喉咙
你的搭档紧握着手中的双管猎枪,将头上的兜帽拉到几乎遮住双眼的位置,四周安静地如同真空,你能听见他缓慢地深呼吸
片刻
木门被缓缓推开,你的手指将击锤压下,在你扣动扳机的一瞬间,几乎同时,一阵白光炸开,不好!是闪光雷!
砰!砰!
沉闷的巨响伴随着猎人的惨叫,你从被闪光雷剥夺视觉和听觉的状态中苏醒,你的搭档浑身鲜血,他的面前横卧着两具尸体
“我没事,不是我的血,noob ♥♥♥”
倒在地上的猎人,一个被贯穿了胸膛,上半身的白色衬衣裹着被炸裂的躯体,血肉模糊,另一个,已经看不见脑袋了,半截下巴挂在残缺的脖子上,似乎能分辨出一块红色的肉,那应该是舌头
那些躯体令人作呕,你以前是个医生,对于人类的血肉之躯已经了如指掌,但他们和你一样,穿着类似的衬衣,背带裤,今天你忘了戴帽子,你翻了翻尸体的裤兜,拿出一个金属制的相片匣,你感觉手指软弱无力,无法将他们分开,你看了看你的搭档,直到上个星期天,你还是一个密西西比州农场主手底下的专职医生,直到上个星期一,你还没有碰过枪支弹药,而现在,你竟然和这个出入猎场如自家后院的老猎人一起开始做魔物猎人——仅仅是因为你需要钱,因为你爱上了一个商人的女儿。
“别担心,同一个魔物我带几份骨灰回去都只能领一份钱”
你的搭档似乎看穿了你的心思,因为在猎场里,背叛可能以任何形式发生
老猎人并不是平白无故的带上一个没有干过粗活的白人到猎场里来,上个星期天,你在庄园外围的一处林子里看到他倒在地上,腰部的血迹渗透了披风,大块的伤口只做了最粗略的包扎处理,放任不管可能会加速恶化
他是个黑人,和庄园里那些赤裸着上身干活的黑奴不同,他虽然穿着的不是什么正装,但是结实的黑披风下,胸口绑着便携式背包,腰带上排着弹药,仅仅剩下两枚子弹
你翻了翻他胸口的包,拿出一块牛皮纸包裹着不规整的东西,暗蓝色的光辉穿过牛皮纸的缝隙,这东西似乎来自地狱,拿在手上有些微弱的刺痛感
你伸手触摸那些东西,莫名的影像洪水一般侵入你的大脑,蹒跚的行尸分食尸骸,嘶吼的猎犬追击着人类,最后的影像是一只巨大的蜘蛛张开了大嘴,那张嘴里竟然有一个像人类头颅一样的东西,两只眼球没有眼皮遮盖,尖叫着扑向你。
你差点被这噩梦吞噬
一瞬间你察觉了他的身份,他们以猎杀魔物为生,传闻中他们嗜血如命,铲除魔物如风卷残云,曾经听说过,但并没有接触过,他们被冠以一个令人生畏的称号——Bounty Hunter,赏金猎人
搭档的声音将你拉回现实“该走了”
他熟练地将双管猎枪中的空壳褪去,然后填上两枚新的子弹,同样的动作也许你要花上3倍的时间
装好了魔物的骨灰,又从地上拿了一部分碾碎在掌心,你按照搭档的指示做了,然后张开手掌,闭上双眼,周围的一切变得漆黑,而不远处,你看到了两道橙色的残影,你睁开眼,额上豆大的汗珠顺着眉头触到了睫毛,你快速眨眼,为了保持冷静,大口地喘气
“看到了么?”
你的搭档不慌不忙地从地上的尸体扯下一块布,拭去匕首上的血液,又从他们胸前的口袋里掏出由猎人公会登记颁发的铭牌,揣进口袋,然后把自己的铭牌塞到他的嘴里
“把你的也给我”
你把自己的铭牌放在另一名猎人的胸口上,退开几步,搭档将手中的煤油灯扔向他们,顿时火海吞噬了他们的躯体
“愿火焰指引你们”
也许这种葬礼在猎人中不算太差,他们的铭牌还非常新,在不寻常的情况下你可以从一两只行尸身上发现这种铭牌
“他们在南边设伏,往北边走,我会带你回去的”
你的搭档坚定地说道
“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”
“好的先生”
“我只是个杀人犯”
顿了顿
“全美警察署还挂着我的名字,但是他们现在一定不知道我是谁”
他说这话的时候风轻云淡,你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倒在他的枪口下,刀刃上
“没时间说闲话了,快走吧,兽医”

穿过净水湾地的平原,一座浮桥平铺在眼前,桥边拿着刀和火把的行尸狰狞着残缺不全的面孔冲向你们,来不及多想,因为背后的枪声几乎快要穿透你的后脑勺,子弹从你的耳发旁擦过,蹭掉了你鬓角的一层皮,血液顺着下颚骨的线条流下,这是你第一次在猎场中受伤,和魔物无关,因为想要你性命的是和你一样追求赏金的又一组猎人
你的搭档在前面开路,你跟在他背后,行尸被他一个个用匕首处刑,你跑的喘不上气了,你的搭档也疲于应付那些行尸
到了码头,你慌张地向前跑着,却没注意到拐角的树人怪,它嘶吼着挥动利爪向你冲过来,你的反射弧对这种攻击毫无防备
老猎人先声夺人,一脚将你踢开,锋利的匕首刺入了树人的胸口,它咆哮着,愤怒着,再次举起了爪子,你的搭档一个转身,和树人对调身位,河对岸的枪声响起,火光在茂密的树林里意外刺眼,树人倒下了
老猎人利用树怪坚实的身躯挡住了那一击猎象枪子弹,即使威力再大也无法穿透它的坚甲
你还没松一口气,那杆猎象枪再次响起
这一次你们不太走运,老猎人的左脚被撕得粉碎
瞳孔在他的眼球上急剧收缩,他痛得大叫,但声音却卡在他喉咙里出不来
你立马从老猎人的胸包里抽出在猎人公会买的血针,对着他腿部的静脉直接扎了进去,又将包里的燃烧瓶塞子起开,将里面的液体吞入口中然后喷在老猎人的脸上,片刻,他开始大口地喘着粗气,他的手伸向腰间的左轮枪,将击锤扣下
“我的腿跟我说goodbye了,我跑不了了,你走吧,我会跟他们一起去见上帝,带我的女儿去北方的城市,让她过上她想要的日子”
老猎人递给你一张照片,背后写着一个女孩的名字

“你下手轻点!兽医!”
你第一次见到伤的这么重的黑人,腹部塞了两颗温菲尔德的子弹,右手手臂一道深邃的刀口,隐约可以看到白骨,被血液染红的胡须在煤油灯下显得很黑——它们已经干了
他的背上有过鞭打的痕迹,不过那是很早以前就留下的旧伤
你帮他脱下外衣的时候,衣带中有一块很厚实的东西,手感和大小像是一捆美钞
“怎么?你的主子给你的雇佣金不够么?”
你不知如何开口
“有未婚妻?”
“不,并不”
“她叫什么名字”
“艾丽莎”
“她是。。?”
“商人是不会把女儿嫁给一个穷医生的,女儿是他们贵重的商品,你必须拿出足价的筹码”
躺在床上的黑皮怪用目光指了指桌上的那块软金
“这些够么?”
你有些诧异
“你是什么意思?”
“我这些钱也是用来买人的”
“买谁”
“我的女儿”
老猎人从怀里拿出一张相片,是一张合照的一角,一个美丽的黑人女孩儿,其余的部分被撕掉了
“她在一个种植园里做家奴,侍奉那喜欢西班牙口音却一句也不会讲的白人老爷”
老猎人喝下你递给他的水,在口中涮了涮,朝地上的盆里吐出口中的血沫子
“但是黑人不可能有这么多票子,也没有权利购买黑奴”
你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
“你帮我把她带出那个养白猪的种植园,我就帮你弄到‘足价的筹码’你是个文化人,脑袋够用,自己掂量掂量”
你咽了一口口水滋润因激动而有些哽塞的喉咙

但是刚才还冲在你前面的老猎人,现在已经摊在地上了,他的胸口还在微微伏动,他的命很硬,但时间越久,血就会从他被砍下右手的伤口慢慢流干,你握着刚才从码头地下室里找到的斧头,一手的汗,刚才还在发抖的双手,现在也没有停下颤朔,只是手指仿佛被黏住了,掰不开
一分钟前你用温菲尔德对准了那个站在老猎人面前的家伙,他的脑袋和你的准心重合,你挣扎了片刻,似一个世纪,重重地扣下扳机
叮~
清脆而微弱的响声
枪,卡壳了

“你的伤没事吧?”
那两个猎人蹲在一起,似乎在处理伤口
“我刚扎了一节绷带”
“我这里还有两节,等回去你可得请我喝一杯”
“不用管他的搭档么?”
“没关系,那种穿白衫的家伙是不会管别人的死活的,肯定拿着骨灰拔腿回去领赏了”
“也对!一辈子是个孬种,等回去看看哪个noob从工会领了一笔完整金,然后再做了他!这钱始终是咱们的!”
你将斧头高举过头
慢慢挪动脚步
蹲在房梁的阴影下缓步前进

“愿火焰把你带向地狱!哈哈哈哈”
那人从手里扔出煤油灯的一瞬间,脖子被斧头劈成两截
你愤怒地吼叫着,另外一人刚从背后拿出步枪,枪栓还没拉好,就被你扔过来的斧刃插入心窝,刚才奸笑着的两个猎人现在已经躺在血泊之中
你不顾一切地从火海中将老猎人拖了出来,扑灭火焰
你拍他的脸,半晌,他睁开眼睛,看着你的眼神似乎在问这里是不是地狱
“你还不能去见上帝!”
老猎人的伤口被火烧过以后有些焦烂,但好歹止住了流血
“我的一只脚和一只手已经踏进地狱了”
他说话的语气很乏力,但脸上的肌肉微微抖动,似乎是想挤出一个笑容
“他们的包里有另一个魔物的骨灰“
老猎人指着地上的两具尸体
“这些都是你的,你是一个真正的猎人”
“不!四份骨灰我也只能领到一人两份的!你得跟我回去!”
“没错,我会跟你回去”
老猎人用左手撑住地面,右脚用力将自己推到墙上,吃力地坐了起来
“我会活着拿到那些赏金,以及我以前的积蓄,他们都将属于你,你要用他们把我的女儿买下来,然后。。。”
“够了吧,老黑鬼,那你还剩下什么?”
老猎人哈哈大笑起来,一边笑一边咳嗽,重重地喘了几口气之后,他低声却有力地说道
“我得到了一个愿意为我共赴性命之险的朋友”
他以前很鹜傲,话语中充斥着对人世的不屑,和饱经风霜之后的一份失落和绝望,而现在这句话就不像是从他嘴里冒出来的一样,你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生机和“活下去”的欲望

之后你扛着老猎人,缓步走向猎场的边缘,一辆马车在那里已经等了数个钟头,坐在马车上,你拿着老猎人递给你的水壶,里面装着他最爱的鲜酿
以手足兄弟的名义
共饮黄泉
这一杯敬猎者
这一杯敬被猎者

活动地址: https://store.steampowered.com/app/594650/Hunt_Showdown/


 


标签 :